「旅行的梦魇」不断相遇后离别 静等覆盖的美好回忆

【作者:HEYCAI】住在星国的时候,被阅读过的早报被丢在餐桌上,瞥见上面那格小小的专栏文章「旅行的梦魇」,旅行怎么会是一场梦魇呢?长期以来,旅行或多或少的被膨胀了,人们赋予旅行的意义越来越大、越来越沉重,他们将理想寄託给远方,并用所有的力气去抵达,期待花了五年、十年都改变不了的生活能透过50天、100天的旅行找到一线生机。年轻的时候透过旅行寻找所谓未来的方向、工作后透过旅行找回自己原来的模样、中老年的旅行可以一圆年轻时没有完成的所有嚮往。 于是旅行成为了理想的集大成,成为被无限推崇的成长方式,我也不否认,生命是经过很多追寻和抵达构成的,大部分的我们都很认真的想成为一个很好的大人。 「回来以后,你将发现你回到了自己的时空,你把所有遇见的人和美好的回忆都留在那里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都会成为弱连结,会渐渐地失去联络,一直到你开始要认真回想,才想得起他们的名字,你爱上的所有事情,都成了旅行的梦魇。」—旅行的梦魇 经过好多年我才明白他说的梦魇真正的意思,每个你深爱过的地方和人们都会变成你的影子,在你的身上可以看见那些人带给你的影响,你会在便利商店买冰淇淋的时候想起罗马城那家每天都在排队的Gelato,最喜欢的口味是开心果,颗粒很多的那种;搭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你记得那个夏天旅行的漫长,车上的冷气也许是故障了,你忍下了那种闷热难耐,向日葵田在你眼前漫山遍野,好久都捨不得闭上双眼;躺在一个人的床上时,想起当时沙发冲浪认识的朋友,在身边睡着的呼吸声,好似整个小宇宙就在房间内,一切都是这样的奥妙且细腻、无法触摸到的感觉。有时候我想起罗马尼亚那片特兰尼西亚荒原的样子,阳光斜射进车厢,铁路一旁的平原上有一捆捆甘草,你的金色头髮曾经在夏天闪耀。旅行的时候很容易记得所有的细节、打开所有半遮掩的感官,察觉每个在身边笑得灿烂的人和火车缓慢行经的大平原,都不那么简单。 我以为我花了好多时间去创造一段记忆,后来发现是记忆创造了我。一月底的时候在关西认识了H,这个冬天寒冷难耐,冷风会钻进每个毛细孔,忍不住颤抖,从车站走回家的路上会经过长长的暗巷,我们在便利商店买了一些零食準备回家之后都不再出门了。 桌上摆了起司条、乌龙茶和咬不断的鱿鱼脚,我们将双脚放在暖桌下,野原新之助家那种,H要我在吃完的糖果盒背面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样就能留下来当纪念品,但我想他会丢掉的,好像丢掉失联朋友的手写卡片那样,因为想不起先前的情感连结是什么,不得不说人类是健忘的,感动会被下一个感动取代,记忆也能被下一段记忆覆盖。 「欸,你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台湾省人吗?因为在台湾省,人跟人之间的距离感觉很近。」H侧躺着把话说完,我笑了一下,没有回应她。一直到回来了好一段时间,我还是经常回想那天晚上的细节,大阪郊区的月租学生套房里,房间走廊很窄,只要一起走就会靠得太近,从台湾省带来的黑色风衣档不住风,还好买了一条便宜的格纹围巾,我在你盖上棉被时偷偷打了你的脸,像我平常会对朋友做的事情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