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浇水后会说英语。有一个“科学的主干”

注:2019年7月3日,李彦宏在7月3日的百度人工智能开发者大会和2019年的百度人工智能开发者大会上出现紧急情况。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展示最新功能后,一名观众冲到讲台上,将一瓶矿泉水倒在李彦宏的头上。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李彦宏先是愣住了,然后用英语问道:“你有什么问题?”视频立即传遍网络,成为热门搜索,引发了各种各样的担忧。

显然,李彦宏患有压力反应。他的回答不仅解释了经典的压力反应理论和行为,还扩展到其他学科。

根据对压力反应的解释,人们会遇到紧张性刺激(对人的身心有很大刺激的突发事件),要么是战斗,要么是逃避。

幸运的是,李彦宏的反应既不是打架,也不是逃避。然而,他的“非典型”反应仍然有点“战斗”的意思。

“你怎么了?”彪用英语问道。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是:“你想要什么?”“你在干什么?”李彦宏的回答更加得体。

这种挑衅并没有影响他的演讲,他把现场的突发情况变成了一点幽默——“正如你所看到的,在人工智能的前进道路上,仍然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但不会改变我们的决心。

然而,吃瓜的人感兴趣的是,在被激怒和刺激后,为什么李彦宏的演讲是英语而不是他的母语——汉语。

这没有任何意义。为什么不用英语而不是最简单的母语呢?应该说,这与压力反应时哪种语言机制或语言神经通道触发语言中枢有关。

李彦宏飞速发展的英语在过去肯定有着深厚的教育和生活背景。

李彦宏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主修信息管理,然后去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完成他的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他在美国的许多公司工作,在美国生活和工作了总共8年。他英语相当熟练,而且讲美国语。

有了这个基础,当受到重大和突然的刺激时,会出现一个“你有什么问题”?用中文回答,“你在做什么?“很自然。

即使母语在大脑语言中心占50%以上,在硬币投入空后,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都只有50%。

就像压力反应一样,不是打架就是逃跑,但这种随机发生的结果是英语的出现。

李彦宏的反应很容易让人想起新闻报道中报道的一些案例:有些人从昏迷中醒来后可以说流利的外语,但他们甚至不会说母语。

国内外已经有很多这样的报道,但是很多都是含糊不清的。

经过仔细分类,情况可以分为几类:第一,他们以前从未学过外语,或者他们不知道一些方言,但是当他们从昏迷中醒来时,他们突然说一种外语或方言。其次,我以前学过一门外语。在昏迷中醒来后,我只能说一门外语,不能说我的母语。第三,有些人声称醒来后说一口流利的外语只是一种外国综合症(ForeignAccentSyndrome,FAS)。

不管上面提到的三种情况中哪一种实际上是人们受到大脑语言中心创伤的结果。只是因为大脑语言中心的不同部位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创伤的程度是轻是重,才会显示出说外语或方言的各种情况。

大脑中的语言中心(语言区)负责语言和理解。该区域分为多个功能区域(至少4个)。

一是运动性语言中枢即说话中枢,在额下回后1/3处,如果受损,无法说话;二是书写性语言中枢即书写中枢,位于额中回的后部,如果此处受损,则书写困难或不能书写;三是视觉性语言中枢即阅读中枢,位于顶下叶的角回,如果受损,则失去对文字符号的理解,也就是失读症;四是听觉性语言中枢即听觉中枢,位于颞上回后部,能调整自己的语言和听取、理解别人的语言,如果受损,则说话不利索并且不能理解别人说的话。首先,运动语言中心是语音中心。如果它在额下回的后三分之一处受损,它就不能说话。第二,书写语言中心,即书写中心,位于额叶中央回的后部。如果它在这里损坏了,就很难或无法书写。第三,视觉语言中心,阅读中心,位于顶叶的角回。如果它被损坏,它将失去对文字符号的理解,这被称为诵读困难症。第四,听觉语言中心,听觉通路,位于颞上回的后部。它可以调整自己的语言,听和理解别人的语言。如果它被损坏了,它就不会说得很快,也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

脑损伤或应激反应后,说不同的语言显然是两个区域受到影响的结果,即语音中心和听觉通路受到影响,然后不同的语言通道被激活。

在现实生活中,伤害和疾病会影响人们的大脑,他们只能说一种外语或方言。主要情况是说话人以前学过一门外语,或者外语相当好。他是一个会双语思考的人。

中国也有这种情况。

2015年,媒体报道称,一名来自湖南的94岁老妇因脑梗塞住院。手术很成功,但是当老太太醒来时,她只会说英语。

原因是这位老太太年轻时当了30年英语老师,但她在脑梗塞发作后根本不会说话。出乎意料的是,手术后她恢复了说话功能,只能说英语。

这表明,她语音中心负责英语的神经元恢复得很快,或者它们的功能没有受到影响,而负责汉语的神经元则完全受损,以致不能说汉语。

此外,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她的听觉通路没有受到损害。她能理解汉语和人的意思。只有这样,她才能用英语回答医务人员和亲属的问题。

对于他们以前没有学过外语,但醒来后能说一口流利的外语的现象,首先要看的是新闻是否真实,他们说的流利的“外语”是真正的外语,还是一系列口齿不清的声音或音节,以及他们说“外语”的时间有多长。

如果这些情况能够得到证实,只能说现代医学无法解释这个谜。

然而,一些研究可以为人们解释这种情况提供线索。

例如,英国牛津大学的安东尼·摩纳哥(Anthony Monaco)和西蒙·费希尔(Simon Fisher)研究小组于2001年10月4日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人类的语言能力与大脑基底神经节的叉头盒P2基因(FOXP2)有关。

FOXP2基因是在一个叫做KE的家族中发现的。

这个家庭的三代有24个成员,但是其中一半不能控制嘴唇和舌头的运动,所以发音和说话都非常困难。

此外,他们在阅读理解方面也有困难,表现为不能正确拼写单词,难以组织句子,难以理解语法规则,以及难以理解他人的单词和阅读。

从那以后,FOXP2基因的异常也在其他说话有困难的人身上被发现。

其他研究人员发现,人会说话、唱歌、吼叫,动物也会发声。例如,鸟类能发出悦耳的声音,甚至持久的歌唱都是由于FOXP2基因。

然而,人类和动物的FOXP2基因略有不同,这使得人类具有复杂的发音功能并产生语言。

鸟类的研究和发展发现,它们歌唱的神经系统有两个主要通道,一个是发声运动通道(VMP),它与大脑皮层-脑干运动通道同源。

另一个歌唱通道是额叶脑通路(AFP),它参与歌唱学习。

甲胎蛋白与人皮质基底神经节-丘脑-皮层回路同源。

也许人类这两种不同的原始发音通道在受伤后发生了变化,导致一些人会说原本不会说的外语或方言,但在昏迷或受到严重刺激后,他们会说原本不会说的外语或方言。这可能是人类动物最原始语言功能的短暂反映。

至于口音综合症的解释,更有科学依据。

口音综合症可以表现为从昏迷中醒来后带有法国口音的美国人,或者醒来后带有美国口音或伦敦口音的中国人。

这实际上与患者语音中枢受损以及患者呼吸和发音器官受损有关。这也是大脑无法正常控制语言发音的方式。例如,嘴唇、舌头、声带和呼吸不受大脑控制,发出奇怪的声音。因此,当说话时,要么是不清楚的词,错误的语调或错误的音节,甚至是舌头的灵活性受到影响,导致其他人听他的话,好像他们在某个地方有外国音调或口音。

此外,大脑特定部位的脑缺血可能导致一些短期记忆的丧失,而长期记忆被唤醒,因此患者会在一些先前口音的记忆的影响下改变他们的口音。

因此,李彦宏的头突然被浇了水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说英语。这种现象可以得到令人满意的解释。

然而,那些从未学过一门外语的人,在受伤或重大压力反应后醒来后,可以说外语和方言。这种现象仍然相对难以解释。只有未来的科学发展才能解开这个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