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张江敲关科冲香港证券交易所只兴奋了三个月

从研发投资的波动到股权投资的持续失败,这家生物制药企业长期以来在香港股市表现不佳或有其原因。《投资时报》研究员陈一波对复旦张江(1349)颇感兴趣。香港),17年前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创业板,2013年转投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

从每股3.37港元到每股8.48港元,52周内最大涨幅为2.51倍自然是件好事,这显然与3月初突然宣布有意加入科学委员会的好消息有关。

不过,也请注意,在公布之前,其市值仅为54.64亿港元。此后,港元汇率达到78.27亿港元的峰值,与2013年更换董事会时的峰值持平。截至6月10日,该公司市值回落至55.47亿港元。

意气风发、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创造了中国第一个基因工程产品,背后是上海最著名的大学和被称为“中国硅谷”的国家高科技园区。复旦张江似乎从未缺少卖点。

问题是,尽管该公司盈利已有9年,但香港股市的粉丝数量并不多,这一事实不能被归类为“急于获得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或“不知道买什么”。

公司的背景、盈利能力和行业领域很容易激发外界科技创新的趋势。然而,在监管部门更加关注医药公司销售费用的时刻,复旦张江经常谈到的轻研发、重销售很可能被放大,甚至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不得不谨慎行事的原因。

与此同时,仍有一些细节值得关注。

例如,《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在查看其公共信息时发现,在购买端,通过直接从制造商处而不是通过分销商购买原材料,可以为企业节省近100%的成本。

此外,该公司收购台州复旦张江的提议实际上在2018年亏损,而复旦张江为此花费了近2亿元。

此外,业绩大幅波动、应收账款大幅波动、产能利用率不足、产销差、非法企业假冒伪劣等问题也一个接一个浮出水面。此外,复旦张江在股权投资方面也遭受了连续亏损。

《投资时报》最近给该公司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概述了其就市场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沟通的情况,但截至发布之时,尚未收到回复。

关于研发投资数量之谜的公开数据显示,复旦大学旗下的校办生物医药企业主要生产三种药物——治疗尖锐湿疣的艾拉(Ella)、抗肿瘤药物核糖多(Riboudo)和治疗鲜红斑痣的福美他(Fumeta)。

复旦张江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艾拉是世界上第一种治疗尖锐湿疣的光动力药物,公司的光动力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从2007年上市到2018年底,艾拉是唯一一家累计销售额近19亿元的公司。

然而,根据复旦张江的招股说明书,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多次提及并引以为豪的光动力技术平台研发投资规模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数据显示,2018年,其在平台上各种项目的投资只有几百万元,总投资超过2000万元,但2017年超过4500万元,2016年约为4000万元。

复旦张江公开募款将投资的项目还包括光动力药物创新平台的投资。

然而,生物医学创新研发总投资2.4亿元也是最小的,但拟投资规模远高于2018年的2000万元,达到6669万元。

为何对公司如此重要的光动力技术平台,在报告期的研发投入呈现下降趋势?又为何在公开募资时,向投资者宣告拟投入比2018年超出两倍多的资金?先抑后扬背后是否存在某种“技术性处理”的可能?恐怕复旦张江有必要对此作出说明。为什么公司如此重要的光动力技术平台的研发投资在报告期内呈下降趋势?你为什么向投资者宣布,你打算在公开募款时投资比2018年多一倍的资金?先压制后推广,有没有“技术处理”的可能?恐怕复旦张江有必要对此进行解释。

厂家直销节约100%成本?在采购方面,复旦张江公布的公共财政数据也出现明显波动。

在这背后,投资者可以看到,与直接从制造商那里购买原材料相比,通过中间分销商购买会使企业的购买成本增加近100%。

根据复旦张江透露的数据,2016年至2018年间,公司从上游制造商处采购的原辅材料,即培华磷脂酰乙醇胺和氢化大豆卵磷脂的数量继续逐年下降,变化很大。

其中,裴华磷脂酰乙醇胺在报告期内分别购买782.72万元、490万元和74500元。

2018年,原料单价为37.25元/克,2017年高达1256.41元/克,同比下降97.03%。

该公司对此的解释是,2018年,采购方式将从原来的经销商渠道改为直接从制造商处采购。

问题是,如果节流效应如此明显,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股权投资损失巨大。2018年,报表中反映的公司股权投资表现不佳。

据悉,复旦张江子公司凤仪香港于2017年以1377.4万元的交易对价收购了美国生物医药公司Adgero的40万股普通股。

然而,截至2018年底,收购目标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但是,随着当年公司创始人的离职,评估机构做出了公允价值为零的评估结论。

2018年,复旦张江全额计提该项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除了这次失败的股权投资,复旦张江在上海的投资也包括他的先行者的投资。

据悉,复旦张江持有上海先行者35.29%的股权,但该公司表示,由于其研发项目进展缓慢,已为投资计提全额减值准备。

此前,复旦张江的另一笔股权投资交易也在2018年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

据悉,2014年,为了整合其子公司上海溯源(Shanghai Traceability)原有的体外诊断试剂平台,该公司以2250万元的交易价格收购了主要从事食品安全检测试剂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生物技术公司优优生物(Youyou Biology)90%的股权。

这个故事的情节总是惊人地相似。

2017年,复旦张江为股权投资计提400万元商誉减值准备,但次年计提全额减值准备,商誉净值也为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