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被作为股东“幕后黑手”的Puulaid的亏损管理层拒绝。

2019年5月6日,高伟在浦项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2018年的成果及相关信息。

《电鳗快报》(原《额外财经》)指出,业绩分析和介绍似乎是被公司管理层强迫恢复事实,拒绝成为“幕后黑手”。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由于Puulaid是非上市公司,缺乏有效的公开披露渠道,东方精工作为Puulaid的唯一股东,应该在Puulaid充当公开披露信息的桥梁。

然而,在此次事件中,东方精工未能披露普鲁莱德与东方精工之间的交换文件,而是选择性地披露信息,这客观上误导了投资者。

”普劳莱德的管理层说。

据了解,东方精工于2016年7月通过发行股票购买资产,收购了普劳莱德公司100%的股份。

根据重组时达成的协议,履约期限为4年,即3+1,2016年至2018年累计实现利润9.98亿元(分别为每年2.5亿元、3.25亿元和4.23亿元)。无法实现的,按4.25倍赔偿。2019年需要5亿元的利润。如果无法实现,应使用相当于单笔薪酬的现金。

东方精工2019年4月17日披露的《2018年度报告》、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8年度审计报告》和立信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等。,以及《广东东方精工科技有限公司、& lt《2018年度审计报告》及相关报告(以下简称《公告》)解释东方精工2019年4月17日披露的2018年度报告、2018年度审计报告、专项审计报告及其他相关事项。

普劳莱德公司管理层认为东方精工2019年4月17日和2019年4月27日披露的相关内容与事实不符,有误导投资者的嫌疑。普劳莱德公司管理层郑重表示,不批准东方精工上述报告中关于普劳莱德公司2018年业绩及商誉减值的相关内容。

《电鳗快报》(前身为Extra Finance and Economics)发现,Puulaid的管理层在新闻发布会上列出了东方精工的六项罪状:第一,立信和东方精工对Puulaid 2018年财务数据的调整细节缺乏事实依据,与往年的会计处理相矛盾。

Puulaid认为,公司一直以规范和合法的方式经营,业务量稳步增长,增长良好。管理层批准的2018年财务报表客观反映了普劳莱德公司2018年的生产经营情况。东方精工年度报告中没有提到不公平的关联交易、高返利率和严重的产品质量等问题。

基于对普劳莱德当前业务的理解和对未来行业发展的准确判断,普劳莱德公司管理层认为东方精工年报中普劳莱德公司财务数据的调整缺乏合理依据。配合商誉减值是东方精工管理层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浦项和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过去三年,普劳莱德公司表现出良好的增长,产量、销售收入、利润等主要经营指标保持大幅增长,并在2016-2017年重组期间实现了业绩承诺。

2018年,普莱德公司应承担的业绩承诺义务为4.23亿元,虽然受行业补贴政策的影响,普莱德公司管理层认可的普莱德2018年净利润也完成承诺利润指标的近80%,但从未来发展趋势看,新能源汽车行业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国家的支持力度会进一步加大。2018年,普劳莱德公司的履约承诺义务为4.23亿元。尽管受行业补贴政策的影响,Puulaid公司管理层批准的Puulaid 2018年净利润已达到承诺利润目标的近80%,但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新能源汽车行业呈现良好的发展前景,国家的支持将进一步加大。

2018年12月,普劳莱德公司与电池核心产业全球领导者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和公司主要下游客户、中国最大纯电动汽车制造商北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AIC新能源”)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该协议就未来五年Puulaid公司的核心原料(电池芯)供应、产品销售及研发达成协议,以确保Puulaid公司未来五年业绩的稳定增长。

基于此,普劳莱德公司管理层认为普劳莱德公司不具备计提大量商誉减值的前提和条件。

“Puulaid的管理层还表示,在立信和东方精工对Puulaid的报表进行审计调整并计提大量商誉减值后,Puulaid的管理层多次以书面形式要求与立信和东方精工沟通,并提议积极与管理层和相关方沟通以解决现有分歧,但立信和东方精工一直回避沟通。

第二,Puulaid的管理层在审计过程中一直积极合作和沟通。然而,东方精工和立信在制造了所谓的财务数据差异后一直被动沟通,导致差异最终没有得到解决,审计报告也很长时间没有发布。

第三,立信在2018年普劳莱德审计过程中存在重大缺陷,拒绝与普劳莱德管理层沟通。

普劳莱德管理层有义务依法真实准确地编制普劳莱德财务报表。然而,在Puulaid 2018年的审计工作中,当Lixin审计师未能与Puulaid公司管理层充分沟通以确定Lixin审计师审计调整事项的原因和合理性时,Puulaid管理层无法批准和签署Lixin会计师审计的调整后财务报表。

第四,东方精工选择性披露信息,涉嫌信息披露不完整和误导投资者,损害上市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甚至损害普劳莱德公司管理层的利益。

“据我们所知,普劳莱德公司重组前的原股东对东方精工会计师事务所和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上述不当行为表示了严重的不赞成和严正的声明,因为他们负有业绩补偿和减值补偿的义务,多次邮寄带有公章的信件和电子邮件。然而,东方精工未能履行其信息披露义务,也未对原股东的上述不同意见进行任何公告。

这种选择性信息披露严重违反了上市公司的相关信息披露制度。导致信息披露存在重大遗漏。涉嫌误导投资者和证券监管机构。这对大多数中小股东来说也是极其不尊重的。它还严重误导了大多数中小投资者,自然严重损害了大多数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普劳莱德的管理层进一步表示。

第五,东方精工没有将重组过程中筹集的资金用于规划在普鲁莱德的投资项目,导致投资项目停滞不前,制约了普鲁莱德未来的发展。

根据《资产购买协议》的相关规定,东方精工应根据浦项县“浦项县溧阳基地新能源汽车电池研发产业化项目”的实际需要,及时拨付10亿元资金筹集配套资金。

然而,自东方精工于2017年9月28日完成使用募集资金6188.41万元替代此前投资于该项目的自筹资金后,东方精工未对该项目进行任何追加投资,累计投资进度为6.19%。其余募集资金闲置至今,导致项目搁置一年以上,违反了募集资金使用的有关规定和资产购买协议。

第六,东方精工的行为已经损害了普劳莱德的声誉,极大地影响了普劳莱德的融资能力。与此同时,东方精工也采取了各种措施影响普劳莱德日常经营活动的正常发展,严重损害了普劳莱德的利益和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据报道,东方精工披露普劳莱德2018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商誉遭受重大减值后,已经对普劳莱德的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目前银行融资工作受到了很大影响。

在新闻发布会上,Puulaid管理层还解释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情况。

Puulaid的PACK产量和销量在2019年第一季度都保持了同比大幅增长。但是,由于公司2018年财务审计结果和关键财务事项的严重不确定性,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的起止数字无法确定。

“普劳莱德公司未能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表,并不是因为东方精工在公告中称其失去了对普劳莱德公司的控制。

”普劳莱德管理层强调。

最后,普劳莱德管理层进一步表示:“2016年和2017年,东方精工没有为收购普劳莱德100%股权产生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2018年,Puulaid的业务运营和行业背景没有重大变化,Puulaid的财务和会计政策也没有重大变化。东方精工会计师事务所和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严重违反客观事实,缺乏充分依据,审计程序执行存在重大缺陷。利用会计准则和会计估计调整普劳莱德的经营业绩,计提普劳莱德商誉减值,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了普劳莱德公司及其管理层和上市公司股东的合法权益。

上述分歧发生后,东方精工和立信一直在负面处理与普劳莱德的沟通,并在分歧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强制披露上市公司年报和股东大会。他们的真正目的不得不受到怀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