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购物中心的净利润下降了9651万元,隐藏在小额利润背后的许多隐忧?

今年上半年,收入同比下降5.18%,净利润同比下降90.71%。中央购物中心的运营压力仍然不容低估。继《投资时报》研究员李魏晨去年遭受3.4亿元重大损失后,南京中央购物中心(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央购物中心,600280)最重要的关键词。SH)2019年无疑是“突破”——尽快摆脱亏损困境,回归盈利能力,即使这是一笔微薄的利润。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央购物中心的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唯一比去年亏损更好的迹象是,它终于在上半年盈利了。然而,利润水平只有100万元,与近40亿元的半年营收相比,这有点尴尬,因为这意味着如果发生任何意外,中央购物中心随时都会陷入亏损的泥沼。

此外,《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指出,股票回购计划的延迟也让中央购物中心陷入尴尬境地。

去年10月推出的回购1000万股(下限)的计划在延期后仅完成了略多于一半的回购。

需要知道的是,达到最低回购限额的计划只需要不到1600万元,这反映了中央购物中心资金紧张甚至担忧的现状。

9月1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针对中央购物中心半年度报告中的许多数据发布了一封中级询价信,要求中央购物中心做出进一步解释,原因是对净利润大幅下降、房地产代理销售模式的商业合理性、其他应收款大幅增加、以及股份回购计划推迟的质疑。

半年度净利润下降90%,上半年中央商场实现收入39.13亿元,同比下降5.18%。净利润658.6万元,同比下降90.71%。扣除不付款后净利润为2708.18万元,同比下降64.79%。

扣除费用后的净利润和净利润分别是收入下降的17.51倍和12.51倍,因此,目前中央商场的经营压力不容低估。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指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的三个核心业绩数字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几乎无法维持微薄的利润,这对中央购物中心来说可能是一个小小的缓解。

中央购物中心记录了自2018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数额相当大,基本上在2016年和2017年同时亏损。

数据显示,2018年中央购物中心实现收入82.5亿元,同比下降2.41%。净利润亏损3.4亿元,同比下降242.45%。扣除不付款后的净利润损失为3.3亿元,同比下降224.06%。

扣除费用后的净利润和净利润是第一损失。

仔细梳理2018年季度数据后,我们可以看到今年下半年中央商场保持利润的压力可能很大。

中央购物中心的主要业务是百货公司零售业务和房地产开发业务。

去年第四季度,中央购物中心的开发项目成本清算导致成本支出和减值准备增加,导致房地产业务部门出现重大亏损。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中央购物中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974.86万元、3034.2万元、353.5万元和-4.14亿元。

第四季度净利润的大幅下降导致了去年全年的大幅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购物中心在今年的半年度报告中表示,房地产项目结转收入同比下降,导致毛利同比下降,而当期财务费用同比上升,两个因素叠加导致利润同比下降。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央购物中心的财政支出为1.75亿元,同比增长5.08%,达到1.66亿元。

中央购物中心表示,财务费用的变化是由于一些房地产项目的完成和交付,利息资本化被转换为费用化。

时,销售毛利率上半年为21.43%,比去年同期(23.27%)降低了1.84个百分点。同时,上半年销售毛利率为21.43%,同比下降1.84个百分点(23.27%)。

其他应收账款的异常变化也值得关注。

据《中国日报》报道,截至报告期末,中央商场其他应收款余额为5.48亿元,同比增长268.76%。去年同期其他应收账款余额为1.48亿元,低于2017年年中的1.61亿元。

数据还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央商场其他应收款坏账损失为166.96万元。

为什么今年上半年其他应收款急剧增加?这合理吗?中央购物中心的后续付款安排是什么?坏账准备充足吗?今年以来中央购物中心股价走势数据来源:风回购尚未达到下限。据中央报纸报道,作为中央购物中心主要业务之一的百货零售业务,上半年实现收入33.34亿元,占总收入的85.22%。另一项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开发,实现收入4.07亿元,占总收入的10.39%。

从公共信息查询可以看出,除了一些纯粹的住宅项目外,中央购物中心的房地产业务是一个自建综合体,主要用于新开百货公司,其经营模式是独立开发和销售。

目前,中央购物中心正在建设10个项目,主要分布在江苏省徐州、淮安、宿迁、海安、盱眙和泗阳。

由于房地产行业具有投资大、建设周期长、经营管理难度大的特点,并且受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很大,管理难度很大。因此,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今年上半年,中央购物中心将房地产开发业务委托给了江苏迪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表江苏迪建和江苏润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中国日报》还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央购物中心的一些房地产项目推迟竣工。

为什么中央购物中心的房地产企业选择代理建设和寄售的模式?什么是商业理性?为什么一些项目的完成被推迟了?在寄售代理模式下,中央购物中心的后续安排是什么?《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中央商场回购承诺的实施也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调查的焦点。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0月16日,2018年中央购物中心第三次特别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以不超过每股7元人民币的价格通过集中竞价从二级市场回购1000万股普通股的计划。

此后,今年3月7日的公告称,股份回购期限已从“自公司股东大会批准回购计划之日起不超过6个月”调整为“自2018年第三次特别股东大会批准回购计划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

9月3日披露的《股份回购进展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日,中央购物中心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购买541.4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4715%,平均交易价格约为每股3.4528元,总支付额为1869.58万元。

1000万股的最低回购限额尚未达到。

如果9月20日的收盘价是3.38元,中央购物中心需要花1549.83万元才能回购到下限。

中央购物中心是否有不能如期实施回购的风险?以后的回购计划和具体资金来源是什么?公开信息显示,中央购物中心实际控制人朱蔡邑持有41.51%的股份,而朱蔡邑控制的江苏迪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4.50%的股份,位居中央购物中心第一和第二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央购物中心的公告,实际控制人朱蔡邑持有41.51%的股份,分别被14家机构冻结。江苏迪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14.50%的股权已被6家机构冻结,正在等待冻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