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增长大幅放缓

过去三年,齐鲁银行扣除不付款后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40.33%、23.19%和-1.94%,明显下降,而山东总部和天津两个贷款和垫款集中地区企业业务风险的上升也给资产质量带来压力。《投资时报》的研究员李晶愿意做大池子里的小鱼还是小池子里的大鱼?四年前的夏天,齐鲁银行凭借省会济南成为山东省第一家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

2015年6月29日,齐鲁银行(832666。OC)成为首家在新三板上市的中国城市商业银行。

在上市期间,该行一直以其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为董事会的所有“兄弟”感到骄傲。

截至2018年底,齐鲁银行总资产2657.37亿元,是九鼎集团(430719)的2.76倍。OC),在新三届董事会中排名第二,而其21.52亿元的年净利润属于股东,也排名第一。

事实上,正是有了这种明星光环,齐鲁银行在新三板的融资规模并不比主板同行差。

然而,136.46亿元的总市值显然不尽如人意。

让我们横向比较一下——同一省的青岛银行(3866。香港,002948。深交所(SZ)成立于1996年,甚至5个月后,分别于2015年12月和2019年1月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山东首家主板上市银行和中国第二家“A+H”上市城市公司。

截至今年6月25日,青岛银行在上述两个资本市场的市值分别为338.23亿港元和294.48亿元人民币。

然而,南京银行(601009。SH),1996年出生于江苏省会,毗邻山东,最新市值706.57亿元。

至于宁波银行(002142)。深圳),一家12年前上市的地方城市商业银行,市值1232.87亿元,是齐鲁银行的近十倍。

显然,它是由济南市的16个城市信用社和一个城市信用社重组而成,曾被命名为“济南市合作银行”和“济南市商业银行”。然而,自从更名为齐鲁银行后,该行的野心变得清晰起来,而“新三板王”的头衔也不再有足够的分量。

尤其是当青岛银行重返a股市场得到保证时,紧迫性难以言表。

2018年11月3日,齐鲁银行发布了六项公告,宣布计划转投a股。

五天后,山东证监局披露,该行已就首次股票发行和上市签署咨询协议,咨询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601066)。SH)。

2019年5月,山东省银行保监局批准了本行a股上市申请。

端午节前,其预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正式会见了投资者,同时新三板股份的转让被暂停。

上市的步伐紧密相连,但齐鲁银行无疑将面临新的挑战——与新三板时代的脱颖而出相比,其在已经拥有近30家上市银行的a股主板市场的表现可能“完全丧失”。

投资者注意到,近年来,本行净利润增速明显放缓,不良贷款“双升”下降,拨备覆盖率下降,不良资产核销和转移也在增加。到2018年底,将有多达23起未决重大诉讼案件。

需要更加警惕的是,山东担保圈的风险也影响到齐鲁银行,齐鲁银行也在招股说明书中承认了这一点,称“虽然一些中型企业能够维持自身运营,但由于担保圈因素的影响,中型企业的不良贷款率有所增加。

此外,齐鲁银行贷款集中的另一个地区天津也在关注区域金融风险。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齐鲁银行天津分行的诉讼案件数量在该行所有地区都是最高的。

据其他消息来源,正当齐鲁银行全速前进时,广东南海农业商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的a股之旅(1658年。香港),已经在香港证券交易所登陆,也已经到了最后一分钟。

同时,江苏如皋银行(871728。6月14日,新三板第二大银行OC发表声明,表示正在积极推进主板上市相关工作。

据了解,该行去年年底聘请东方花旗作为其上市咨询机构。

盈利步伐明显放缓一个明显的迹象是,齐鲁银行近几年的业绩增速在大幅放缓。利润增速明显放缓的一个明显迹象是,近年来齐鲁银行的业绩增速大幅放缓。

数据显示,该行2018年营业收入近65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21.69亿元,同比增长7.06%。

然而,2016年至2018年,本行扣除上市公司股东应占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增长40.33%、23.19%和-1.94%,利润增幅直线下降。

资产质量也不容忽视。

2017年和2018年,齐鲁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5.51亿元和19.43亿元,不良贷款率也从2017年的1.54%反弹至1.64%——当然,这一数值在2015年底和2016年底仍低于2.19%和1.68%,但在2013年底明显高于0.96%。

同时,齐鲁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从2017年的207.08%下降至2018年的192.68%。

在资产质量问题上,齐鲁银行在回复《投资时报》通讯稿时表示:“近年来,本行不断完善风险管理机制,加强贷款五级分类管理和贷后管理,加强贷款贷前调查、贷款审查和贷后检查,出台更多信贷风险控制措施,加强不良贷款的收账核销,有效控制不良贷款率水平。

“事实上,齐鲁银行在2018年加大了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不良资产的核销和转让大幅增加。

数据显示,今年本行不良贷款核销10.11亿元,同比增长17.2%。不良资产转移8.76亿元,同比增长26.4%。

从贷款迁移率来看,2018年齐鲁银行关注贷款、次级贷款和可疑贷款的迁移率均同比上升。

其中,流动贷款利率达到36.99%,同比上升15.18个百分点。次级贷款转移率达到94.53%,上升4.85个百分点。可疑贷款转移率为0.44%,上升0.07%。

向下迁移的可能性增加意味着齐鲁银行的资产质量仍在下降。

从逾期时间来看,齐鲁银行逾期90天至1年贷款增加3787万元,逾期3年以上贷款增加6743万元。

从各类企业的不良状况来看,2018年中型企业不良率最高,为2.51%;最低的是微型企业,为0.84%。

其中,中型企业的不良贷款已连续三年被评为“双升”。2016年至2018年,不良贷款分别为2.23亿元、3.61亿元和5.97亿元,不良率分别为1.05%、1.53%和2.51%。

“2018年底,我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中型企业不良贷款比例逐年上升,主要是由于区域经济影响导致部分中型企业偿付能力发生变化。与此同时,尽管一些中型企业能够维持自身的运营,但由于担保圈的影响,中型企业的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齐鲁银行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

互联互通互助保险曾经是中小民营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有效手段,但近年来,浙江、山东等地的担保界出现了“雷雨”。

2013年底,位于山东省滨州市邹平的长兴集团报告称,逾60亿元贷款无法偿还。近17家企业卷入了数十亿元的担保圈危机。这些贷款涉及10多家银行,其特点是企业集团与下属企业之间相互担保,集团之间相互担保。

此后,山东省东营市许多大型本土企业集团相继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包括天心集团、大海集团、金茂纺织、圣通集团、蕲城石化等。

以汽车石化为例。在数百项外部担保中,涉及26家企业,其中15家已停止经营,7家正在进行破产重组。

“区域经济的影响改变了一些中型企业的偿付能力。

与此同时,尽管部分中型企业能够维持自身运营,但由于担保圈因素的影响,我行中型企业的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本行将加大不良贷款的归集和处置力度,综合运用现金归集、实物还贷等有效措施,积极处置不良贷款。

齐鲁银行告诉《投资时报》。

除了公司总部之外,本行其他主要经营领域也在经历大股东遗留下来的“阵痛”。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齐鲁银行的贷款主要集中在济南、天津和聊城地区,这些地区的贷款分别占齐鲁银行发放的贷款和垫款总额的55.92%、10.85%和9.45%。

齐鲁银行提起的众多重大诉讼中,天津分行共涉及9起,案件数量居全国之首。

“如果上述地区(贷款主要集中地区)的经济增长放缓或经济环境发生不利变化或发生严重灾害,可能会影响我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齐鲁银行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

齐鲁银行在回复《投资时报》的通讯稿时表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没有涉及本行及其控股子公司作为申请人的仲裁案件,单一纠纷标的金额(本金)超过1000万元。

“相关案例均为本行银行业务引发的贷款纠纷、贷款债权或债权人代位权纠纷。本案诉讼纠纷金额仅占我行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一小部分,对我行的正常经营和本次发行上市没有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该银行从其持有17.88%股份的单一最大股东澳大利亚联邦银行手中接管的村镇银行也带来了巨大阻力。

齐鲁银行于2004年引进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入股,成为山东省第一家和第四家实现与外资银行战略合作的城市商业银行。

自2007年以来,外资银行掀起了一股分销村镇银行的浪潮,试图突破管理控制,但由于水土问题和管理困难,外资银行不得不逐步退出。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也不例外。

2017年,后者将为15家村镇银行持有的6.59亿元股权定价,参与齐鲁银行的增资。

此外,齐鲁银行还独立发起成立了村镇银行,目前共有16家村镇银行。

然而,上述村镇银行的经营状况参差不齐,其中7家在2018年亏损,6家在河北亏损。

行业分析师认为,由于环境限制和淘汰落后产能,河北经济结构必然会调整,一些企业的盈利能力可能会大幅波动。

业内人士指出,村镇银行服务的客户资格是各类银行客户中风险最大的群体。

齐鲁银行对《投资时报》表示,村镇银行成立时间较短,仍处于市场培育阶段。他们的社会意识是不够的。他们的商业网点更少,贷款也更少。此外,村镇银行在成立初期固定成本支出较高,或者利差产生的利润不能满足正常经营的需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